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兮

幸福里

 
 
 

日志

 
 
关于我

婚姻家庭咨询师,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热爱生活、喜欢文字的女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赛家鑫赛过了谁?  

2011-07-15 18:22:57|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赛家鑫赛过了谁? - 杨兮 - 简单爱

第一次看到赛家鑫这个名字,我还以为真有这么一个人,还当这两年流行“家鑫”组合呢!看了新闻才知道,“赛家鑫”取的是赛过药家鑫之意。

药家鑫知名度很高了,开车撞伤行人,因怕对方找麻烦,连捅对方数刀,把人家给杀了。最终被判死刑,上个月已经被执行了。这个“赛家鑫”真名李昌奎,他的赛过之处在于,他杀了两个人,同时犯有强奸罪,二审却被判死缓。如此一来,“赛家鑫”案广受关注,备受争议,也在情理之中了。

争议的焦点在于,民众认为药家鑫案和李昌奎案两案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和手段及其他法定情节很相似,而李昌奎情节更恶劣,罪孽更深重,人们在药家鑫一案业已形成的经验的基础之上,认为李昌奎必死无疑,可这个李昌奎,一审被判死刑,二审却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死刑和死缓的区别,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小女子也就不再赘述了。

我感觉人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比较,是基于英美法系的判例法的思想。在英美法系里,原有判例对后来判例具有示范性和参照性,可以说前面的案例会成为一杆标尺。而我们是属于大陆法系,是以法律和法律原则为判案依据的,原有判例并不具有示范性。也就是说,我们判断李昌奎案是不是判得公正,还是要基于案件本身,而不是盯着药家鑫。

从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李昌奎之前是喜欢被害人王家飞的。他们同为昭通市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人,而19岁的王家飞拒绝了大自己十岁的李昌奎的提亲。后来的2009年5月14日,李家与王家因琐事打架,远在西昌打工的李昌奎赶回老家。

  “当月16日中午1点左右,李昌奎在王家门口遇到王家飞及其弟王家红。李昌奎以两家的纠纷为由,同王家飞发生争吵抓打,抓打过程中,李昌奎将王家飞裤裆撕烂,并在王家厨房门口将王掐晕后实施强奸。王家飞苏醒后跑向堂屋,李提起锄头猛击其头部,王家飞倒地致死。”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判死缓似乎也能说得过去,毕竟两个人争执的时候,失手致发意外也是可能的,但是“随后,李昌奎转向年仅3岁的王家红,倒提起他的手脚,猛摔向铁门,致其死亡。作案后,李昌奎找来一根绳子,将姐弟俩的脖子勒紧,逃离现场。”

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李昌奎的犯罪动机、手段以及造成的结果,都是非常恶劣的,应该也是足以判处死刑的。

为什么二审改判死缓了呢?我没搜到判决书,依媒体的说法,最主要是因为李昌奎有自首情节。云南高院还引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个规定,称“对于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

潜台词就是,不判死刑是出于维稳的需要。而当时判药家鑫死刑,也许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平息舆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说,不能以公众狂欢的方式杀人,杀人偿命的陈旧观点也要改改了。杀了李昌奎,值得公众狂欢吗?两条无辜的生命啊!19岁的花样少女,仅仅因为拒绝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男人的提亲,就被先奸后杀;而那个3岁的男孩,他可能到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李昌奎摔小鸡似的摔死了。判处李昌奎死刑,只不过是告慰亡灵,维护法律的尊严,何欢之有?

面对公众的质疑,云南省高院条件反射似的自我保护:“我们改判程序合法,不存在徇私舞弊”,有或者没有,真相就在那里,终会水落石出。我们只是想仅仅从法律本身来探讨这个案件。

细心的民众会注意到,李昌奎自首是在四天之后的5月20日。能不能被认定为自首情节姑且不论,网友们议论最多的是,自首到底是不是一个“免死金牌?”如果自首就能免死,那是不是只要伏法,认罪态度好,无论情节多么恶劣,都可以免死?那不成了传说中的态度决定命运了吗?态度决定命运,这是一句很常见的励志格言,但亲眼看到这句格言应验,却还是第一遭。这就好像大人对孩子说,你们要听话噢!听话的给糖吃,不听话的罚站。然后果然给了听话的一颗糖果,而把不听话的罚了,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威。可我们需要捍卫的到底是执法人员的权威,还是法律本身的权威呢?

至于云南高院援引最高人民法院的那个规定,称“对于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最高法的这个规定契合“少杀”、“慎杀”的原则,其目的也是为了化解积怨,使遭受犯罪侵害的社会关系尽快修复。其实我觉得这是偷换概念。我们目前讨论的是具体的案例,案例如何严格遵照法律判决是一个司法问题,而死刑该不该从现行刑法中废除则是一个立法问题,即使所有的人都在为药家鑫、李昌奎们被剥夺生命而痛惜,那也只能转而从立法环节上去寻求改变。在死刑明载于刑法,被告人又具有判处死刑的法定情节的语境中,一旦改判死缓,司法者必须指示一条足够清晰的法律逻辑,给出足够明确的法律理由。同一个法律环境里,相似的犯罪行为和手段及其他法定情节,甚至后来者更恶劣,一个被执行死刑,一个却判死缓,这才是真正的不理智。而且我还特别想问那位院长,为什么到了李昌奎这儿,适用死刑就要慎重了呢?杀人偿命这种最质朴的司法思想,怎么到了李昌奎这儿,就要改改呢?

从药家鑫案到现在的李昌奎案,再一次将死刑量刑标准的不统一和法律执法的弹性暴露在了公众面前。这种不统一可能产生司法腐败,也可能严重危及社会公正。公众不适应这种司法现状,司法者不反躬自省,却轻蔑地称之为“公众狂欢”,显然是比“公众狂欢”更大的情绪化。司法者究竟是迎合还是对抗公众意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迎合还是对抗,请给出法律的正当理由。

当云南高院副院长高调宣布“我们现在顶了这么大的压力,但这个案子10年后肯定是一个标杆、一个典型”时,我们有义务提醒他,我们所在的并不是一个判例法国家,法官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但绝对没有“造法”的权力,而且这种自由裁量权的使用应该严格遵循法律规定的程序。10年后中国社会如何变迁谁也无法预料,那时候需要什么样的“典型”判例不是今天的当务之急,活在当下的人们最关心的则是法律会不会成为司法者手里畸轻畸重的工具。

赛家鑫到底在和谁比赛,又赛过了谁?我在琢磨,相信你也在思考。(部分观点系网络粘贴)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