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兮

幸福里

 
 
 

日志

 
 
关于我

婚姻家庭咨询师,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热爱生活、喜欢文字的女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过年趣事——逮狗腿子及其他  

2011-02-11 16:54:07|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年,很开心。在这个阴晴不定的下午,我决定回放一下记忆,记下这些小事,释放这两天的阴郁心情。

 

逮狗腿子

这是我新学会的一种游戏。

逮狗腿子是一种扑克游戏,——听说南京现在就很流行扑克牌游戏,公务员上班下班都惯蛋、80分,不知道惯蛋怎么玩的,能让公务员哥们痴迷到把市长大人都给惹恼了,在全市大会上放狠话,严令禁止。——不过,过年的时候,亲戚朋友聚到一起,很适合玩这类游戏,简单易学,参与性强,还可以有些彩头。

逮狗腿子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是斗地主的升级版。斗地主是三打一,于是,地主请来了狗腿子帮忙,二对三。而狗腿子的高明在于,它是内奸,以一张白牌为记号,除了他本人,没有人知道谁是狗腿子。狗腿子要想当得好,要够奸,够诈,够滑,还得有技术。暴露太早,一出手就被盯上了,借不到力,可如果一直缩着头,随大流,不仅可能闷了一手好牌,还会站错队,挨批输钱。

说实在的,扑克、麻将我都不喜欢,主要是打得不好。既要看好自己的牌,又要算清别人的牌,还得记住桌面上出过的牌,这完全超出了我脑袋的运转速度。常常是我舍命陪君子,赔了时间又输钱,还得挨批受指教,怎么算都觉得亏。但我觉得搓麻将还是比打扑克优雅得多。

打扑克要抓着牌,局势紧张时可能会手脚并用,麻将不用。而且打麻将时总是正襟危坐,起牌时的揉捏,出牌时的弹指,都可以做得很有派,影视剧里,很多故事就是发生在麻将桌底下的。

因为不常参与,所以我便常常是那四多一的一,观局到无聊时,我就会想点别的。比如,看人打扑克,我常常想起李保田演的《王保长新传》,有时也会想到监狱里的狱卒,劫狱的高手总是趁着狱卒打牌的时候,带走蹲了大狱的好人。看人打麻将呢,我就总想起张爱玲的《色·戒》:“麻将桌上白天也开着强光灯,洗牌的时候一只只钻戒光芒四射。白桌布四角缚在桌腿上,绷紧了越发一片雪白,白得耀眼。”显摆、应酬、闲聊、插诨打科,这是我想像中的牌局,可现实里,每个人都盯着牌,抱怨、数嘴(可能不是这个字吧?为什么叫嘴呢?理解不了。)、算账,遇到个别牌风不好的,赢了眉开眼笑,输了挑鼻子瞪眼,很没意思。

 

看电视剧

很久不看电视剧了,因为胃口浅,又难抽出整段的时候。这回终于有了充足的时间,是一部叫《最熟悉的陌生人》的电视剧,演员、编剧都不出名,可我和嫂子看得津津有味。我们一边看,一边议论,一边推导剧情发展,猜对了,欢呼雀跃,猜错了呢,正好发散一下思维,聊闲天,聊天的过程简直就是对剧情的再创作。大年初一那天,我们差不多一天没下楼,吃饭也是爸妈三邀五请的,看得特过瘾,最后把老爸老妈都吸引过来凑热闹,跟着看了两集。气得我家老哥干生气。

我发现,两个或几个女人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剧情是一件很陶醉的事情,比去电影院看电影有趣多了,虽然现在我很想去影院看李亚鹏和徐静蕾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因为大概这世上没有男人会干这么无聊的事。

 

杀鸡

我觉得很有必要提到杀鸡这件事。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这是我第一次杀鸡,准确地说,是第一次参与杀鸡。

老辈有一个说法,说小孩子杀鸡会考零蛋,所以,我不仅没杀过鸡,连看也不曾。可大年下,老妈却把老爸给得罪了,老爸撂挑子走了,我只好挺身相助。我从来不知道,看起来那么弱小无助的一只母鸡,当刀割到喉咙的时候,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它死命挣扎,我也只好使命攥住,劲儿使得太猛了,生生地把鸡翅膀给折断了。现在写这段文字,想到当时的情景,还感觉仿佛鸡翅膀在我的手心里翻腾,心有余悸,我很奇怪后来吃老母鸡的时候,居然完全没有不忍。

 

过年的趣事还有很多,零零碎碎的,想起来再写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