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兮

幸福里

 
 
 

日志

 
 
关于我

婚姻家庭咨询师,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热爱生活、喜欢文字的女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婚房(三)  

2009-09-25 18:22:14|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果然,又来了一条短信:“我决定原谅你。”

小米听到自己的牙齿“咯吱咯吱”响,心却一点一点柔软起来,她若无其事地填着单子,可笔下的纸却已经湿透了,水笔一戳一个窟窿。连续换了好几张存单,都字不成句。小麦赶到银行的时候,小米还在专注地流泪。小麦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她转身抱着小麦嚎啕大哭,直哭得小麦柔肠百转,连说“对不起”。

“小米,别难过了,这房子咱不卖了。”等小米终于平静下来,小麦擦着她的泪轻轻地说。

“谁说不卖了?我这卡都办好了。”小米梨花带雨地嘟噜着。

“你看,卖给我不还是咱俩住吗?我只是想让你住在我的房子里。”小麦一脸的诚恳。

“别这么郑重其事的好不好?你不会要跟我求婚吧?”小米知道小麦的心思,可是她没想好,小麦一深情,她就只好无厘头,小麦也就不好再往下说。“我没事,回家吧!”小米握着小麦的手,拽着他往外走。

这是相识三个多月来,小米第一次主动牵小麦的手,小麦看着左手边的小米,心里却不由得忐忑起来。他觉得,小米的哭泣与房子有关,准确地说,是与她的前男友有关。可是,他不敢问,他怕他一问,梦就碎了。

俩人手拉手回到家,小麦钻进厨房做饭。小米进了卧室,这次她没有抹地板,而是给定做衣橱门的工人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把门拆掉,说是怕碎了的玻璃伤着人,又把窗帘拆掉,把家里所有她和前男友DIY的东西全部清除掉。当初挑选、设计、安装这些东西,她和男友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而毁灭他们甚至不需要两个小时。

“小米,别弄了,留着吧!你们的装修风格我很喜欢。”小麦从厨房里伸出头来冲小米喊。

“你傻啊?!哪有买房子连人家的情侣合影一起买的?”小米一边继续清理残痕,一边嗔怪道。

“那不是因为合影上有你吗?!”

“咱们可以自己合啊!从今天开始,想合多少合多少!”

“真的?早知道买了房子就能抱得美人归,那我还等这仨月干吗呀?你这不是成心让我把肠子悔青吗?”

“后悔什么呀?从这一刻开始,我小米决定做你小麦的女朋友了。我们一起动手,把过去统统埋藏。”小米连续做了几个埋藏的动作,跑过去紧紧地搂着小麦不撒手,眼泪却是止不住地流。小麦就势抱起小米,兴奋地转了一圈又一圈。

吃晚饭的时候,小麦特地开了瓶红酒,右手高举高脚杯,右膝跪下,含情脉脉地看着小米:“谢谢你终于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会好好爱你的,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也会爱上我的。我们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你这桥段练很久了吧?不过,我很喜欢。”小米温柔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天晚上,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夜里醒来,小米发现自己被反锁在卧室里,她自嘲地笑,原来自己酒醉心也明。她侧过身贴着落地窗,让月光普照自己,她在想,到底要怎么告诉小麦,米黎——她的前男友,回来了,要回来跟她结婚了。不告而别、杳无音信一百天之后,居然要回来跟他结婚,这么自信的男人活该打一辈子光棍。她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清脆而愉悦。她开始以为是卧室的门,还佯装熟睡,可紧接着听到钥匙在锁孔里转动,很快米黎的说话声传进耳里,她一下子弹跳起来,冲出卧室。

门口站着米黎,大大的行囊,满脸的疲惫。

“小米,他是谁?”米黎一看到小米,像斗牛看了红布,立刻双目圆睁,怒气冲冲。

“米黎?!”小米偷偷地咬了一下嘴唇,很痛。

 “他是谁?”

“我的男朋友,小麦。”

“小麦?一个米一个麦,还怪有创意的。我才走一百天。小米,一百天,你就把男人领家里来了。我还说给你一个惊喜呢!这下光剩下惊了。这位先生,请你马上离开。”米黎指着小麦,脸色惨白,声嘶力竭。

小麦也完全从宿醉中清醒过来了,他脚还没抬起来,就被小米拉住了。 “小麦,你不用走,这是你的家,我是你的女朋友。他没有权利赶他走,该走的人是他!米黎,请你出去,立刻!”小米声音很低,但每个字都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米黎站在那里,看看小米,看看小麦,又看看客厅的杯盘狼藉,呼吸一阵紧似一阵。而小米冷冷地逼视着米黎,仿佛只等米黎再说一句话,就会扑上去撕了他。还是小麦打破了沉默:“小米,你们聊聊吧!我到楼上去。”

“不!我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聊的。”小米立刻拽着小麦的衣服,快速地跟上去,仿佛屋里来了一只大灰狼,而她只是一只小绵羊,失去小麦的保护,她就会受伤。

“小米,能和你谈谈吗?”米黎痛苦地哀求道。

小米脚还在挪步,手却已经放开了小麦,眼泪却已经控制不住。她转身进了卧室,坐在地板,米黎也坐过来,两人并排倚着床边,面向落地窗,多少次,他们就是这样花前月下,亲亲我我,而今天,连心跳都充满着埋怨。

“我一直在努力忘掉你,那样我就可以不必总为过去的人过去的事向你解释,而你也不会因为我的过去受到伤害。可是,小米,我做不到。我试过了,已经一百天了,我越来越想你,越来越觉得不能没有你。”

  “就这些吗?不劳阁下挂念,你可以走了!”

 “小米,我知道,我不对,我应该耐心地跟你解释,哪怕同一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一千零一遍。可是,小米,恋爱不是两个人的事吗?怎么到了我们这儿就变得这么复杂?我们能不能听从心的指引,而不要去管别人的声音?我们都是有过去的人,如果别人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老是为过去计较,那我们的幸福就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我们如何面对我们的未来呢?”

“别‘我们’、‘我们’的,那是你的未来,与我没关系。”

“小米,咱别怄气了好不好?我决定了,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再生气,我都会原谅你。”

“还有呢?”

“我还要告诉你,我爱你。”

“谢谢!到后面排队去吧!你不辞而别你玩失踪,你还跑来要原谅我?你当你是上帝啊?”

“对不起,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

“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不辞而别!”

“我不是不辞而别,我是离家出走啊!”说着,米黎像上了发条似的来了劲头,拉开冰箱,在装鸡蛋的抽屉里扒拉半天,终于扒拉出一张纸片,只能看清六个字:“我要离家出走。”米黎抻着纸条,絮絮叨叨地说着当时的情景。当时,小米因为受了米黎前女友的骚扰,一连几天不肯好好理他,不听解释,拒接电话,弄得他也有些心灰意懒,他对小米因为别人动辄和他冷战而感到生气,正好他所在的部门主任被派驻站,主任希望他协助开展工作,他留了字条,“离家出走”了。他以为小米会找他的,可没想到小米和他一样音信全无。

“他们说你去西藏了?”

“你傻啊?装完房子,我连去西郊看脏湖水的钱都没了,还去什么西藏?我睡了一百天的沙发,实在太想念这张床了。”

“可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已经是小麦的女朋友了。”

“你们认识才三个月,我们认识都三年了。咱们现在就去跟他说清楚。你还是小米,米黎的小米太太。”

“可我心里还是不平衡!我原谅你有什么好处?”

“你原谅我一次,我原谅你一百次。”

“说话算数?”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我以为你留在西藏不回来了,就帮你把房子卖了。小麦就是新房主,我们是因为卖房认识的。你能原谅我吗?

“下午才过的户。你要是不同意,我求小麦把房子再过户给我,但我会觉得很抱歉的。人家失恋已经很可怜了。

“要不这样吧!我们从现在开始,重新开始,你要努力赚钱,等到你能买到这么一套房子,我再考虑要不要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啊!这都什么世道啊!”米黎大叫着,小米大笑着,吵得阁楼上的小麦一夜无眠。

第二天,米黎和小米没有看到小麦。连续几天,小麦都没有出现。米黎和小米为小麦在征友网上挂了一个征婚启事。几天后,小米发现小麦的QQ换了签名,引用的正是征婚启事的标题:“我有婚房,诚征新娘!”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