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兮

幸福里

 
 
 

日志

 
 
关于我

婚姻家庭咨询师,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热爱生活、喜欢文字的女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幼儿园老师再陷“针扎门”  

2009-11-25 17:28:03|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有幼儿园老师拿针扎孩子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听说,但当我今天看到这个新闻,心情还是跟第一次一样的义愤填膺。

报道说,在浙江省义乌市江南幼儿园,一个幼儿因为穿衣服不小心甩到了其他同学,代课老师就在其手背“扎了20多针”。因为受到伤害的是5岁的幼儿,年幼到还不能完整地陈述一件事情,所以和老师对同一事件大相径庭的陈述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而当事老师赵某的消失更让事情无法对质。

而在此之前,我还以为扎针是云南省建水县西湖幼儿园女教师孙琪琪的独家管教方法——为了让娃娃听话,孙老师发明了“独特”而残忍的教育方式——只要孩子不听话,她就用注射器针头扎。

针扎幼儿事件频发,扎伤了孩子的身,也扎碎了家长的心,扎穿了家长对老师对学校的信任。虽然身陷“针扎门”的幼师,前者如孙老师已被刑拘,想必已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后者如赵老师虽然暂时消失,相信也终会有受到制裁的一天,但如何杜绝幼师虐待、戕害幼儿的事件发生,仍然是个问题。我虽然义愤填膺,但要我说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我觉得很难。我家雨飞今年四岁,我领教过并一直领教着这个年龄的孩子的调皮和无畏,三四个人管一个孩子尚且管不住,何况一个老师要管教三四十个幼儿,确实有他的难处,更何况,如孙赵者,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教师,经验缺乏,耐心也不够。有的学校为了让家长放心,在每个教室安装了监控。这样一来,家长可以监控孩子和老师的一举一动,但监控得了老师的行动,却监控不到老师的爱心。

我的一位亲戚幼师毕业。第一天实习回来,跟我说,学校里很多老师都打孩子,隔着衣服打,还恐吓孩子不允许他们回家告状。我告诫她,做幼儿园老师的第一要素是有爱心,要打心里喜欢孩子。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只能管不能打,打孩子出了事,谁也帮不了。后来她代了小班的课,回来跟我说,一个班近70个孩子,只有三个老师,有时候不采取特殊手段,实在没办法管理。

“针扎门”事件频发,原因很复杂,想必已经有众多教育专家和社会学家分析了,我认为用针扎的方式惩罚孩子,是一个变态的行为,是在泄愤,相信正常的父母、长辈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用这种方式惩罚孩子。孙琪琪、赵某这么做了,是因为对孩子没有爱心。幼儿在他们眼里,也许不只是孩子,而是他们耐以谋生的道具,与驯养员手中的动物、营业员手中的物品没有区别。

孟子在描述他所理想的社会时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与孔子对大同之世的理解:“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可是社会发展了几千年,人的思想却仍停在史前,自私也许更甚于前。很多人对现行的计划生育深恶痛绝,理由是一个孩子太孤独了,一对夫妻只有一个孩子将来负担太重了,就是因为,只把自己的孩子当孩子,把孩子圈起来养,而把别人的孩子当道具,别说疼别人的孩子了,就是对待前夫(妻)的孩子,也跟巫婆巫师似的。爱屋尚不能及乌,何况借以谋生的学生呢?

“针扎门”事件也许只是个案,孙赵们也许只是老鼠屎,但我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必须严肃面对的社会问题,不仅因为幼儿相对于老师的弱势,还因为幼儿园是人生里最初的社会,童年经历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