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兮

幸福里

 
 
 

日志

 
 
关于我

婚姻家庭咨询师,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热爱生活、喜欢文字的女子。

网易考拉推荐

(九)算了吧散了吧  

2008-11-17 11:25:03|  分类: 挤牙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突然一下子又平静下来,似乎刚从海盗船上下来,惊心动魄一圈,又回到原点。这种平静让人不安,与其说是平静,倒不如说是沉寂,好像5.12后的汶川,平静之下有一份不能言说的痛楚。梦静尽量不去想,压制着自己不去追问,以前她上网不是浏览新闻,就是欣赏美文,现在她更喜欢看洪晃、鱼顺顺、池莉的博客,她希望能从别人的婚恋故事找到解决自己婚姻的良方。能有什么良方呢?她很明白,她只有两条路可走,离婚,或者隐忍。既然离了不能一了百了,那只能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好在她总是被动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她也习惯了,她能怎么样呢?她能改变什么呢?她的爱情没了,她的婚姻也要完了,但她还是李钦的妻子,李家的儿媳妇,婆婆重病在身,她还得侍候着。家里人都围着病人转,好像根本没人注意到,玲玲已经连续几天没到医院来了。

自婆婆生病以来,玲玲每天都守在医院里,可现在婆婆病入膏肓,玲玲却突然不见了,好像人间蒸发了,但那也许只是对她而言,其他的人,包括钦,可能都知道玲玲在哪里,也许就是他们合伙窝藏了玲玲。对,他们合伙把玲玲藏起来了!那李钦也为玲玲造了一座金屋么?也许还请了小阿姨好生侍候着!每次婆婆拉着她聊天的时候,她都想抛出心中的疑问,她想问婆婆,玲玲去哪儿了?孩子怎么样了?但她没有勇气。她没有勇气问婆婆,更没有勇气问李钦。对于她和李钦,这是一个必须回避的话题。这是她和李钦都无力解决的问题。

她和李钦都在等着婆婆尽快离世,他们觉得,这一切因婆婆而起,也会随着婆婆生命的终结而结束,可婆婆却一天天硬朗起来,脸色红润,食欲高涨,连脾气也变得温和了。私下里,梦静去问过医生。医生说,癌细胞这东西,欺软怕硬,癌症病人自疗比什么都重要,都有效,只要病人主观上有强烈的求生愿望,有和病魔作斗争的坚强意志,癌症是可以战胜可以消灭的。医生的宽慰让梦静刚刚平静的内心又起了波澜。婆婆的绝症扰乱了她的生活,可错乱的生活却不会因为她的康复而拔乱反正。影响她生活的所有因素,她都有权利知道,关于玲玲,关于李钦,关于孩子,她要问个究竟。她决心和婆婆好好谈谈,她、李钦、婆婆,必须有所选择,有所取舍。

“今天一定要问!”在送悄然上学的路上,梦静提醒自己,“再等下去,孩子可能就要出生了,那一切就都晚了。”她给自己打气。这一次,她一定要主动一回,哪怕是为了悄然,她也要争取主动。

悄然刚进校门,梦静的手机响了。

“梦静啊,李钦……他出车祸了……”婆婆大声地哭着,梦静只听到“车祸”两个字。

“李钦怎么了?”

“出车祸了。刚到医院!”

“严重吗?”

“满脸都是血……”电话突然没了声音,梦静也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她赶紧打了一辆车,回家给李钦拿了几身换洗衣服。刚下到一楼,想起李钦可能要在医院住上几天,又上楼把牙膏、牙刷、毛巾收进方便袋里,一边下楼一边想着有没有忘记需要带的东西,却迎面和隔壁的阿姨撞上了。阿姨拉着她问长问短,又说了几句宽慰的话,这才看到梦静方便袋里的洗漱用品。

“李妈妈情况不好吗?你也去陪夜吗?”

“医生说好多了。我是给李钦带的。”

“真是好媳妇!我们这小区,谁不夸你?李钦这孩子,自己的东西也不自己回来拿。”

“他好像出车祸了。”

“啊?李钦怎么了?”

“在医院吧!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那赶紧去吧!”邻居阿姨快速跑到人行道上,帮梦静拦了一辆出租车。梦静坐上车了,还听她在那儿念叨:“这孩子,怕是吓着了。”

梦静拎着大包小包赶到医院,看到婆婆站在那儿,怒气冲冲地瞪着她。

“妈,李钦呢?”她不明白婆婆为什么不是伤悲而是生气。

“你现在想到李钦了?”

“我……”

“多长时间了?一个小时了吧?李钦是你丈夫,你一点儿都不关心他吗?”

“我接到你电话就赶紧回家拿东西了。”

“拿东西?李钦的死活你都不管,拿什么东西!”

“李钦人呢?”

“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梦静啊!以前李钦感个冒你都紧张得不得了,现在李钦出车祸了你却若无其事的……”

“李钦在哪儿?”

“梦静,你!好,李钦不用你管。”

“没什么大事吧?”

“梦静……”婆婆哆嗦着,不知是牙齿还是拳头格格作响,头不停地左看右瞅,不知道是想找地方坐下来,还是要找东西教训梦静。幸好公公赶过来,扶着婆婆。婆婆顺势伏在丈夫肩头,毫无顾忌地大哭起来。公公轻拍着她安慰她,严肃地凝视着梦静。看了好一会儿,梦静觉得至少得有一两分钟,才一字一顿地说:“李钦找你呢!”

“他人呢?”

“10号19床。”

“419床?!”梦静兀自笑了,逼视着公婆。那一刻,她分明看到了公婆的惊讶和心虚。那一刻,答案无比确定,玲玲没有离开,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他们正在某个地方,或许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梦静,李钦再不对,现在他躺在病床上,你也不能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婆婆还要说下去,被公公制止了。

“10号19床。”公公又重复了一遍。

梦静慢慢地径直朝十号床房走去,走到门口,她停住了。她侧耳听着病房内的动静,她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她忽然意识到,她在等待着什么,也许等着玲玲哭哭啼啼地赶过来,她希望玲玲能闯进病房。如果说她的婚姻失守了,她宁愿打败她的是另一个女人的爱情,而不是孩子。对女人生育能力的挑衅,就相当于对男人性能力的质疑,不仅让人愤慨,还让人无奈。(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