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兮

幸福里

 
 
 

日志

 
 
关于我

婚姻家庭咨询师,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热爱生活、喜欢文字的女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算了吧散了吧(六)  

2008-10-27 18:14:02|  分类: 挤牙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静拿着化验单,认真地看着,突然抬起头,直愣愣地盯着玲玲:“阳性什么意思啊?”

玲玲没想到梦静会突然发问,她看了看姑姑,姑姑正摆弄她的报纸,她又转过头看梦静,梦静谦恭而友好,好像真的只是请教问题。

“我怀孕了!”

“噢,对!瞧我这记性。悄然才六岁,我就把这些都忘了。”梦静把化验单递回给玲玲,拿起一个苹果削起来。削好了,递给婆婆,又削了一个,塞到玲玲手里,“来,多吃点水果。听说多吃水果将来宝宝皮肤好。这是好事,什么时候请我吃喜糖啊?”

梦静笑着打趣着,玲玲愣了,老太太也愣了。老太太给玲玲使了个眼色,“哎哟”呻吟了两声,梦静上前寻问,她顺势拉着梦静,让她扶她去卫生间,留下玲玲杵在那儿。

玲玲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被梦静这么阴一句阳一句,更是火冒三丈,如今,连姑姑也不帮她,她一肚子火无处发泄,抓起一个苹果就向窗户砸去,只听“哗啦”一声,玻璃碎了,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她的全副武装她的所有努力竟然就这么被梦静不动声色地瓦解了。

同时瓦解的还有梦静对婚姻的信心。她原本打定主意,为了给悄然一个完整的家,她可以什么都可以放弃,包括钦的爱。可是,人家已经咄咄逼人地打上门来了,今天这样的状况,她随时可能再次遭遇。猜忌、争吵、辩解,人活着难道就是一场无休无止的争斗吗?那一刻,她觉得人生好无聊,她不想她的人生里总是充满纠结,她不要这样的人生。想起玲玲递过化验单的那份嚣张,她真想骂她甚至打她一顿,可她是孕妇。与一个孕妇,她连生气的权利都没有。她也不想找李钦理论了,一个男人,放任自己,却让两个女人承担后果,这样的男人,谁要谁拿去吧!

在不幸家庭中成长的孩子,总是特别敏感。最近,悄然睡得越来越晚,而且一定要攥着她的手才肯入眠,一如当初她握着钦的手。可是,当甜蜜变成了沉默,牵手也变得虚伪而矫情。把悄然哄睡着,梦静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签了字,给李钦发了信息,说她买好车票了,要回老家,她没说她看过爸爸妈妈就要离去。她还没想好要去哪里,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她只是不想呆在这里继续演戏。

一夜奔波,终于来到家门口,一抬眼,却见钦和妈妈站在那里。钦没有说话,她也没有,任凭钦讨好地接过她的大包小包。妈妈很高兴,又很不安,试探着问梦静:“你们开着车,东西怎么不放车里?”她没跟妈妈说,她是坐车回来的。李钦也没说,他们以为爸妈离得远,就什么都不知道。在婆家的种种不快,梦静从不跟爸妈提起。她也是母亲,她了解远嫁女儿的父母的心意,虽然论经济条件,她家远远不如李家,但爸妈总是尽可能地补贴她,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怕她受委屈。可吃饭的时候,妈妈还是问起了离婚的事。原来,他们还未到家,婆婆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向她父母道歉,希望他们能劝劝梦静。

爸爸一声不响地喝着闷酒,妈妈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钦好像在道歉,又像在辩驳,只有梦静,自顾自地吃饭,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没有关系。本来也没有关系,她听着他们在计划她的生活,他们说到婆婆,说到悄然,说到玲玲,看着钦拼命要挤出眼泪的样子,梦静觉得滑稽,又很心疼。无论他怎么挽留,这个男人都已经不爱她了,他挽留的不是她,而是他的婚姻。相爱的男女,会两个人处理感情的危机,不会把无辜的人牵涉其中,更不会为了保全利益而让父母伤心。她爱他吗?她不能确定,如果单单是爱,她不会这么委曲求全,可他们之间,还有孩子,还有父母,还有他们共同的利益。大概只有利益是永恒的,那就由他们去吧!很快,这一切就都与她没关系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一阵轻松,她悄悄地走下桌,躲进了卧室,没一会儿,竟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感觉脸上湿嗒嗒的,她以为自己被抛到了野外,她想翻身,肩膀却被束缚住了,她看到妈妈正搂着她哭。那声音如泣如诉,那一刻,她恨不得把李钦撕了。这个懦弱的男人,自己在外面风流快活,让自己的妻子蒙受屈辱还嫌不够,还要来伤害她的父母。她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让别人帮他们解决问题,又有那么多人,喜欢把难题留给别人,好像人家生来就是他的垃圾桶。

这一天,给梦静的感觉,就是一条大路,上面是一个又一个的大坑,时间稍不留心就会砸进这个大坑里。

也不知道妈妈哭了多久,她总算停下来了。她摩挲着梦静的头发,一边摩挲一边又哭了起来。

“妈,别哭了,我知道了。”

“你知道就好。玲玲那个狐狸精,我见过,她要是不勾引钦,钦是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你别因为她把好好的一个家散了,钦跟我跟你爸保证了,他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会给你一个交待的。你婆婆也说了,如果那个玲玲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你愿意养就养,要是不愿意,她给生活费,让那个女人自己养。是人都会犯错误,你就原谅钦一回。”

“妈,我已经决定了。”

“你已经决定了?你问过钦问过我问过你爸问过悄然了吗?你已经决定了!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儿呢?”

“妈,我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梦静我告诉我,如果你离婚,我就死给你看。”

“妈,你要我怎么样?人家挺着大肚子已经找上门了!”

“我要你怎么样?当初我和你爸不同意,你执意要去,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现在你结婚了,有了孩子,家里有车有房,这亲戚朋友谁不羡慕你们,你现在倒好,说离就离了,我怎么跟亲戚交待?怎么跟邻居交待?风风光光嫁出去,灰灰溜溜回来了,你让你爸这张脸往哪儿搁?静,人来世上,就是受罪的!你不能光想着自己,还要想想孩子,想想我们,想想你周围的人……”

妈妈还在哭,还在说,可梦静已经无动于衷了。她觉得,妈妈的眼泪也是有目的的,她无非是要劝合不劝离,可她过的什么样的生活,她知道吗?她心里的痛苦,她了解吗?她是否快乐是否幸福,她真的关心吗?与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闲言碎语相比,她的幸福和快乐重要吗?这一刻,她感到了彻骨地孤独和无依。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