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兮

幸福里

 
 
 

日志

 
 
关于我

婚姻家庭咨询师,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热爱生活、喜欢文字的女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未醉生却常梦死  

2008-10-26 22:03:05|  分类: 心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醉生却常梦死

最近,总是梦到死亡,我的,他们的。

我梦到我死了,我躺在一个草筐里,四肢都僵硬了,可他们说没有,他们说我只是失去了什么,他们还指着我的脉搏,我的鼻子,热烈地讨论着,他们大声地说话,说着说着就指责漫骂起来。他们说我还活着,却把我扔在草筐里,任凭风浪将我推来逐去。我知道我死了,我知道我将一直漂着,直到有人顺手将我捞起。可他们偏说我还活着,还煞有介事地帮我诊断,他们笑着说,“噢,原来她把心弄丢了”,他们说没有心一样可以活着,说人就该这样活着,不必悲,亦不必喜,因为即便一潭死水的生也要我们死去千年才能获得。他们说,他们就这么过来的,所以他们要我也得这么过下去。

我梦见我很亲的一个人死了——他明明还能张眼——可他们都说他死了。他的眼睛充满渴望,却又藏着畏惧,好像生怕别人知道他还活着。他远远地看着我,召唤我一步步地走近,我日夜不停地走啊跑啊,一刻也不敢停歇,生怕他等不到我靠近就要离开,可他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眼看着只有一步之遥,却有人把他挡在身后,问我是谁,问他是我的谁,我想了很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还有他们,忽然都不见了。我这才发现,我们之间不过隔层玻璃,那玻璃有时也能照出人影。我不认识他,也忘了我自己,我走啊跑啊,想要知道我是谁,想要找回记忆,也许想得太使劲了,我的双颊凹了,额头也瘪了下去。我不知道是在车站,还是在广场,瓢泼大雨中,我看着自己流泪,可是,我仍然找不回一点记忆,关于他还有我自己。

我梦见了我的姥姥死了,我知道她死了,可她依然精神矍铄地和我聊天,跟我报告马家山前罗家山后的趣闻轶事,我不害怕却很高兴,对于我的提前离开,姥姥没有生气,更没有怪罪,大概因为她也从我这个年龄经历过。

最近,我常重复着这些梦,翻来倒去。米兰·昆德拉说,“曾经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象影子一样没有分量,也就永远不复回归了。无论它是否恐怖,是否美丽,是否崇高,它的恐怖,崇高以及美丽都预先已经死去,没有任何意义。”那这些预先死去的梦呢,是否如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一样没有意义?可是,人的经历,尤其是爱恨情仇,就像白天的月亮,虽然看不见,却是客观存在的。

我的经历,我无法不去在意。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